筆趣閣 > 我在夢里抓壞蛋 > 第95章越來越有意思了

第95章越來越有意思了

  激動歸激動,可該跟誰組隊呢?王凡這下可犯了難,他糾結的原因主要有兩點:

  一是誰都看不上;

  二是誰都看不上。

  兩個句子一樣,可主語卻不同。

  王凡是走讀生,沒在學校住,因此室友什么的可以不用考慮;實力強勁的朋友倒是有幾個,可都去抱別人大腿了,也不用考慮。

  再加上王凡胳膊斷了,別人也根本不看好他,怕他拖后腿。

  冬天冷風呼呼的沿河步道鮮有人至,冷冷清清,正如王凡現在的心情——涼。

  “該找誰呢?”王凡在腦海中不停地搜索著。突然,他發覺有人在‘跟蹤’自己。

  “誰!”王凡扭頭看去,只見吳韻雅怯生生地跟在他身后,仿佛一只受驚的小兔子。“你干嘛跟著我?”王凡質問到,他一直懷疑吳韻雅對自己有所圖。

  “沒,我沒跟著你,我只是回家。”吳韻雅慌忙解釋到。

  “沒跟著我?”王凡將信將疑地盯著她看了一會,確實沒發現什么異常,“可別跟著我了。”說完,他便加快腳步,快速離去。

  ……

  “你怎么還跟著我?”王凡站在小區門口,警惕的盯著身后的吳韻雅。

  “沒,我沒跟著你,我回家。”吳韻雅臉色一會紅一會白,感覺委屈的隨時都會哭出來。

  “你也住這個小區?”王凡疑惑的看著她,問道。

  “嗯。”在王凡不懷好意的目光注視下,吳韻雅一路小跑地“逃”進了小區。

  “奇怪,怎么沒見過她?”王凡自言自語道,他在這個小區住了也有十年,不說認識所有人,可也能認個臉熟,卻對吳韻雅一點印象都沒有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接下來的四天,王凡幾乎找遍了所有他認識的人,可都被拒了。理由很簡單:王凡胳膊斷了,會拖后腿。更何況他斷掉的是右手,可能連筆試這種最簡單的海選都過不了,更別提后面的真題和實戰了。

  正當王凡一籌莫展之際,安悅月帶著孟星宇和方偉找上門來了,理由也很簡單——求抱大腿。

  王凡在警隊的表現對外是保密的,但他們三個卻最清楚其實力,推理方面至少可以甩開他們一條街,雖說王凡也沒什么其他優點,但憑這一條已經足夠。

  王凡看著肌肉發達的孟星宇和方偉,只感覺腦殼痛。體育系的人大多都偏科,綜合素質上或多或少都會有所欠缺,要不然孟星宇也不會考了5次科目二都沒過了。不過再看看自己的樣子,半殘一個,也比他們好不到哪去。

  “好吧,為今之計也只有死馬當活馬醫了。”王凡還是決定試試,哪怕只有一絲機會也聊勝于無,可隨后他又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:“咱們才4個人,組不成一隊啊。”隊伍的現狀,十分惱火。

  “沒事,我來想辦法。明天報名處見。”安悅月很是自信。邀請她組隊的人倒是趨之若鶩,可她卻執意要帶上孟星宇,這下就徹底斷了別人邀請她的念頭,不過她還是想試試去挖個人過來。

  11月17日,星期一,校大門口,報名處。

  王凡目瞪口呆的看著安悅月帶來的人,驚訝的說不出話,“吳韻雅!”

  沒錯,是吳韻雅,這個剛轉校過來的女學生,她初來乍到,沒什么朋友,所以一直是單飛狀態。

  這次推理大賽的選拔,她也是找不到隊伍,才找到了安悅月,剛好安悅月也找不到隊員,所以二人一拍即合。

  雖然對吳韻雅沒什么好感,但為今之計好像也只能如此了。

  “歡迎你,我是孟星宇。”

  “我是方偉,歡迎。”

  孟星宇和方偉都認隊友了,王凡也不能拘著,只能客氣道:“歡迎你!”

  “我叫吳韻雅,請多指教。”吳雅韻說話還是那么靦腆,“你們也可以叫我小兔子。”

  “小兔子?”王凡這是聽到吳韻雅第二次這么介紹自己,打量了半天也沒發現她哪里像兔子。

  “別客套了,再不報名就該解散了。”安悅月沒好氣的提醒到。

  五個人匆忙報了名,領取了《推理選拔活動說明》就回去研究了。

  到此為止,一個差強人意的隊伍總算是組成了。

  ……

  經過5天時間的組隊報名,蓉大的兩萬多名學生報名的就有一萬兩千多人,分成二千四百多支隊伍,可謂壯觀。

  然而卻只有5個參加華夏比賽的名額,可見競爭之殘酷。

  蓉大選拔參加華夏推理大賽人員的方法倒也簡單,分為海選筆試、推理真題、實戰演練三個環節,不計個人成績,以隊伍總分進行排名。

  然后學校會根據各環節中每個人的具體表現綜合衡量,最終選拔出評定最高的5個人組隊,代表蓉大參加全華夏的比賽。

  也就是說,就算是最后奪冠的隊伍,其隊員也不一定能被選上,但能多堅持幾場比賽,被選中的幾率就會大大增加。

  所以每個參加比賽的人都是摩拳擦掌,躍躍欲試,想要爭取能夠多挺幾關。

  11月18日,星期二,海選筆試。

  “考試時間兩個小時,不許作弊,不許交頭接耳,不許……”好巧不巧,王凡所在的考場是蓉大最嚴的教授劉宇鋒監考,他可是全校著名的“四大名捕”之一,因違反考場紀律栽在他手上的人不計其數。

  劉宇鋒一進考場就盯上了手臂上打著石膏的王凡,不明原委的他暗笑道:“作弊的方法我見的多了。打石膏?哼,還挺有創意的,得盯緊點。”他只片面地認為打著石膏的王凡一定沒安什么好心。

  王凡卻不知道自己無辜躺槍,已經成為了作弊嫌疑人,他只顧研讀剛剛發到手中的卷子,滿臉黑線。這套題據說是從歷年推理大賽的真題中篩選出來的,具有一定代表性,可是這也太難了吧……

  王凡主攻的是犯罪心理學,自問在各學科也有所涉獵,推理方面的題不在話下,這可這題看上去卻好似沒有一道跟推理有直接關系,比華夏的公務員考試還難,難得不是一星半點…

  王凡不免替孟星宇和方偉擔憂起來,“這么難的題,他倆不會直接撲了吧?”隨后,他無奈的搖了搖頭,自嘲道:“算了,都是泥菩薩過江,還是先把自己該做的做好吧。”

  筆試卷子的結構和平常考試用的卷子一樣,分為填空,選擇,判斷,問答四類。

  光看這填空第一題王凡就懵圈了。

  第一題題目如下:請問空著的停車位應該是幾號,16、06、68、88、_____、98。(小學考試題)

  “……”王凡左看右看無從下筆,

  “凱撒位移?”他搖搖頭,小學生應該不會;

  “維吉尼亞密碼破解或加密公式?”他很快又否定了自己想法,“更是難上加難。現在的小學生都在學什么?”王凡簡直要抓狂了,他決定先看下一道。

  第二題,“日”字加一筆能寫出幾個字。(寫出11個以上每個額外+1分)

  “這是,語文題?跟推理有毛關系?”王凡猶豫了一會,才開始用著不太靈光的左手寫出了:巴、田、舊、旦、由、甲、申、目、電、白、中等11個字。

  這題的題目其實很明確,至少得寫出11個字才能保底得分,至于再寫出其他的字,應該純屬是發揮想象力了。推理本質上也是發揮想象力的過程,只要敢想,那么離真相也就不遠了,至少王凡是這么認為的。

  王凡又開始做第三題,看樣子應該是數學題。

  有  3  個人去投宿,一晚  30  元,三個人每人掏了  10  元湊夠  30  元交給了老板。后來老板說今天優惠只要  25  元就夠了,拿出  5  元命令服務生退還給他們。但服務生偷偷藏起了  2  元,然后,把剩下的  3  元錢分給了那三個人,每人分到  1  元。這樣,一開始每人掏了  10  元,現在又退回  1  元,也就是  10-1=9,每人只花了  9  元錢,3  個人每人  9  元,  3  X  9  =  27  元+服務生藏起的  2  元=29  元,還有一元錢去了哪里?

  這題幾乎很多人都見過,但要說起解答,不仔細想想還不一定解的出來,王凡當年見這題的時候是少數認真思考過答案的人之一,所以很快就寫出了答案。

  3*9+3*1=30  元(即優惠價  25  元+服務生私藏  2  元=27  元=3*9  元)。

  這道題迷惑人主要是它把那  2  元錢從  27  元錢當中分離了出來,原題的算法錯誤的認為服務員私自留下的2元不包含在  27  元當中,所以也就有了少1元錢的錯誤結果;而實際上私自留下的2元錢就包含在這  27  元當中,再加上退回的  3  元錢,結果正好是  30  元。

  這題乍一看是道數學題,但其實是道推理的入門題。

  王凡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,“越來越有意思了…”

  (http://www.fplohf.live/book_96949/482269292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fplohf.live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biqugex.com
江苏快三计划精准在线